一季度居民收入下滑3.9% 报复性消费短期难至-2020股票动态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00
  • admin

  “中国经济的增长模式已从‘重量’过渡到‘重质’,从这个角度看,比起GDP增速,居民收入等指标更值得各部门重视。”4月17日一季度中国经济数据出炉后,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、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姚景源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强调。

  “黑天鹅”疫情的出现,打乱了经济的正常节奏,并对中国经济造成短期冲击。而在GDP增速同比下降6.8%之外,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实际收入也出现负增长。

 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,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下降达3.9%。可支配收入的减少,无疑影响到人们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欲望。数据还显示,一季度,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5082元,比上年同期下降8.2%,扣除价格因素,实际下降12.5%。与此同时,消费数据也不容乐观。今年一季度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直降19%。

  “疫情使家庭储蓄倾向加强。” 4月21日,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、蚂蚁金服集团研究院联合发布的《疫情下中国家庭财富变动趋势――中国家庭财富指数调研报告(2020Q1)》(下称“《家庭财富报告》”)指出,有超过一半(50.2%)的家庭会增加储蓄并减少消费。

 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、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也坦言,本次疫情对经济社会的冲击要远远大于非典时期,随着企业复工复产持续进行,居民收入二季度环比将有所改善,但要恢复至疫前水平,恐怕还需一段时间。

  收入格局“一降三升”

  从收入源来看,2020年一季度居民收入的四项组成部分,呈现出“一降三升”格局:人均工资性收入一季度同比名义增长1.2%;人均转移净收入同比增长6.8%;人均财产净收入同比增长2.7%;人均经营净收入则同比下降了7.3%。

  作为唯一一个呈现负增长的收入来源,居民经营性收入与市场联系密切,与居民的生产经营活动直接相关。“经营性收入关乎百姓利益,特别是有经营生意的个人。”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部分中小微企业一季度受到疫情冲击严重,出现现金流断裂以及订单违约风险等,居民经营性收入因此出现较大幅度下滑。

  “旅游、批发零售、餐饮等依赖线下接触的行业,受到疫情影响尤为严重,企业营收一季度大幅度下降。这些行业的从业者虽然没有失业,但他们的收入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影响。”王军说。

  此外,虽然一季度全国居民工资性收入、转移净收入以及财产净收入三项仍有上升,但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,三项增速较去年同期相比,均有回落,其中财产净收入增速回落最快,降低近10个百分点。

  “财产性收入虽占居民可支配收入比重不算大,但也是居民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财产只有在不断运动中,才能保值升值。”姚景源表示,一季度受疫情因素影响,部分经济活动出现停摆,在资本市场上迅速体现,从而导致居民财产性收入增速回落。

  以相对比较稳妥的银行理财为例,在一季度里,银行理财收益持续走低。360数据显示,3月,人民币非结构性理财产品平均收益率为3.96%,环比下跌2BP,已是连续三个月下跌,创下2016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  王军则指出,居民财产性收入多年来是以房租收入为主,房租上涨是城镇居民财产性收入得以不断上升的主要红利,而在疫情冲击下,全国租房市场普遍遇冷。

  贝壳研究院租赁月报显示,2月份18个重点城市的住房租赁总成交量环比下降幅度高达78.9%,同比降幅高达82.7%。从城市维度来看,武汉、重庆、廊坊、合肥、西安交易量环比降幅突破90%,重点城市几乎全线降幅超过50%。

  “财产性收入可以带来一定的财富效应,为人们带来良好预期,有利于刺激消费。在国内外疫情还在持续的背景下,资本市场已受到多轮冲击,要想保障居民财产收入,应加大力度稳定资本市场以及房地产市场,避免因资产价格下跌而进一步导致人们收入的减少。”王军说。

 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,占居民可支配收入比重最大的人均工资性收入,与去年同期相比也放缓了7.5个百分点。

  “对于普通职工而言,工资性收入是其收入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。”姚景源强调,劳动力市场波动直接影响居民收入,只有稳住就业,才能稳住居民收入的“大头”。